从开首有印象起,只知道你是我娘。

图片 1

我只能在梦里为你擦去脸颊的泪光。

【这个故事讲述了一个害臊男性的旧事。】 清朝时候,
河南汝阳县孙岭村有家姓孙的, 伴侣二人三十多岁才得一子,
取名得娃。这家几代人都是单传, 有了得娃这根独苗苗,
孙家伴侣自然当成宝贝疙瘩。
得娃从小就跟隔河陈店街的陈秀英订了娃娃媒。他在陈店街私塾里读书,
知道和陈家这层关系后, 很不美意思, 见了岳父家的人总觉着脸上发热,
上学放学只走背街, 不走大街。 有一年夏季, 下了大雨。得娃放学来到河畔一看,
河水上涨, 没法过河。他正愁着回不了家,
陈秀英来了。得娃红着脸问:你来干啥?陈秀英把带的蓑衣披在他身上,
说:河水上涨,知道你回不去家,
俺来接你哩。得娃说啥也不去。陈秀英说:今儿个父母走亲戚去了,
怕谁呢。又不是小孩子了, 脸皮还这样薄。得娃只好跟她去了。 大雨连下三天,
河水退不下去。得娃的岳父岳母走亲戚回不来, 他也走不了,
就跟陈秀英住一起了。陈秀英给他做了件新衣裳, 让他换上,
把脱下的脏衣裳洗了洗。 天晴得娃回家, 临走忘了拿换下的衣裳。一进门爹问:
这几天住哪儿啦?娘问:
你身上的衣裳哪儿来的?得娃不敢说,爹娘只是追问。他想着自己干了丑事,
没脸见人, 半夜偷偷离家跑了。 再说陈秀英怀了孕, 来到孙家哭着诉说了缘由,
并带来了得娃的衣裳作为凭据。孙家没措施,
只得收下这个没有拜堂的媳妇。后来,
陈秀英生下个男孩儿。孙家伴侣整日盼着得娃回来,没盼来儿子, 盼到个孙子,
就给孙子取名叫盼儿。 盼儿十二岁时, 爷爷不幸下世。一家老小两个寡妇,
守着这棵独苗, 日子实在惆怅。奶奶日夜落泪, 哭瞎了双眼。这一年,汝阳遭旱灾,
颗粒不收, 村上人变卖家当, 到九高山下的酒后街去买粮。孙家哩,
女性脚小跑不了路, 盼儿年幼力薄, 谁去呢? 陈秀英看着瞎眼婆婆和年幼的儿子,
左右为难, 伤心流泪。盼儿说:娘, 让我去买粮吧。我和村里的叔伯一道去,
能行!陈秀英思来想去没有另外措施, 只好让他和村上人一道买粮去了。
酒后街粮行掌柜见来个十来岁的孩子买粮, 就问:
你爹咋不来?盼儿最怕别人问他爹,
红着脸不答。一同来的人对掌柜说:他没生下来时, 爹就跑了。家里没有汉子,
他娘只好让他来了。掌柜的一听怪稀奇:你爹咋跑了?一同来的人把咋来咋去一说,
掌柜坐不住了, 接过盼儿银钱, 给称了粮, 又悄悄地把银钱装进粮袋里,
叮嘱说:孩子, 你没气力, 也拿不多,
这点儿粮吃完了再来。并叮嘱同来的人路上多关照这孩子。
本来这粮行的掌柜不是别人, 正是盼儿的生身父亲得娃。 他从家里跑出来,
就到酒后街一家商号里当相公。手里有了钱,他就自己开起了粮行。他离家十二年了,
长相变了, 穿戴也阔绰, 村里人见了他也没认出来。 盼儿买粮到家,
把粮行掌柜的话给奶奶和娘一学, 婆媳俩都很感激。收拾粮食时,
又发现银钱人家也没要, 婆婆流着眼泪说:秀英, 该咱劫后余生, 赶上好人啦!
下一回让盼儿再去买粮 ,
叫他认那掌柜的当个干爸吧?陈秀英点头承诺了。盼儿第二趟到酒后街买粮,
就认掌柜的当了干爸。 转眼又过了六年, 盼儿十八岁,
要搬亲了。陈秀英要盼儿去把干爸请来。盼儿去请干爸,
得娃说啥也不承诺。盼儿跪在地上说:你不去,
我就跪在你眼前不起来!得娃没措施, 只好随盼儿回到家里。得娃一进门,
陈秀英忙搀着瞎眼婆婆来见恩人。 得娃坐在那边, 头不敢抬,
话也不敢说。陈秀英看他那拘束劲儿, 觉着希奇, 顶真一看, 不由一愣: 是他?
就存心盘查起这个干亲家来:他干爸, 咱干亲这些年了,
还不知道你家里情形哩。二老可健在?
他干妈有几个孩子?得娃支支吾吾地答不上来, 急得直冒汗。陈秀英心里明镜似的,
见他还没有相认的意思, 止不住擦一把泪说:他干爸, 看来你也有难言之苦哇!
可知道俺比你更苦, 嫁了个没良知的男性, 还没拜堂俺就给他生养儿子,
侍奉双亲。可他一去不转头! 婆婆为他哭瞎双眼,
公爹为他一病身亡。他生不养死不葬, 你说, 他还算个人吗?陈秀英说到痛处,
连哭带骂起来。得娃屁股上像扎了蒺藜, 再也坐不住了, 赶快起身告别:大嫂, 我,
我店里还很忙, 得趁早回去。孩子搬亲,我来贺个喜,
这就走啦!说着掏出一个元宝, 往桌上一放, 出了屋门。陈秀英急忙拦住,
转头喊:盼儿, 扶你奶出来送客! 老太太出来了, 秀英搀住说: 娘, 他干爸要走,
留不住。他是咱家的救命恩人, 来, 咱全家给他磕个响头吧!得娃一听慌了,
一把抱住老娘, 扑通跪倒在地, 哭着喊: 娘! 我是得娃呀!老太太打个愣怔,
抱住儿子的头, 放声大哭起来, 哭着哭着她忽地扬起巴掌,啪给得娃一个耳光,
就骂:你个畜生! 为啥回家还不认亲?得娃说: 娘, 我做了错事, 害了全家,
咋有脸见人哪! 只当盼儿没我这个爹,
放我走吧!秀英说:你走俺也走,又没跟你拜堂, 何苦受这个罪!盼儿
扑通跪在得娃眼前说:爹, 儿生来没有爹, 可不能让儿再没了娘啊!
邻居们听见孙家又吵又闹, 过来一看,
才知道得娃回来了。他们听了秀英和秀英婆婆的诉说,
都劝得娃不要走。族里一个老人说:这样吧, 盼儿攀亲的喜期就到了。那天,
叫得娃和盼儿娘的亲事补办一下, 来个双喜临门。咋样?众人都说: 对!
让他们父子同拜花堂!

你抱着我,牵着我,黏着我,在这漫山荒野的小土院里着,寸步不离。

前情回顾 /
目录

她该属于上层社会而不是他这个既穷又残废的人。

不论你多忙,做饭,干家务,上地,情感语录。总是一手牵着我,一手干活,偌若离开你身边一会儿,你的双眸就会惊惶地瞅着,急声喊:娃,娃,回来,给娘回来。

燕子回去的时候哭的很伤心,她不想离开娘,娘也舍不得她,但最后还是狠了狠心,把她送回来了,还嘱咐她好好学习,不要像娘一样大字不识一个,当个睁眼瞎。

爱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遇,关于情感的日志。但男孩看到女孩后却真的死心了,学习情感日志大全。同时也都可怜男孩。女孩的穿着打扮早已远离这个穷苦的镇子,他们镇上的所有人都羡慕死了女孩,伤感情感日志。在工作的第四个月后女孩回了家,月工资两万多元,很顺利的找到了一家外企工作,女孩的笑脸是他所有开心的源泉。个人情感日志。

然后把我紧抱在怀里,怕丢了似的,爷爷和爹都顺着你,不敢拗你,你恨不得分分秒秒,母女俩粘连着不星散别离。

这个家和她成长的那个家不一样。在那边,娘护着她,哥哥姐姐让着她,爹又是个好脾气的,像亲生闺女一样待她,回到这个家全都变了,她是最不起眼的那个,这里的一切她都觉得陌生,虽然和姐姐们流着同样的血,但她融不进去,这个爹凶得很,发脾气、骂人,妈都是默默地听着,像个木头人一样干活,也顾不上照顾她,毕竟不是从小在身边长大的,总感觉隔着些什么,亲近不起来。

女孩毕业了,男孩感觉是生活在天堂里,也从来没有对他生气耍脾气,因为女孩天天陪着他,如此。尽管他的实际成绩比她好。这个暑假是男孩最的一段时间,但是男孩想让女孩上学,男孩女孩家都已供不起了,只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学校。”其实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怎么会这样。男孩说:“我已经很长时间不学了,感人的情感日志。男孩落榜了。女孩哭着问男孩为什么,一个没成绩。感人的情感日志。中考女孩以全校第一的好成绩考入省重点高中,女孩每次都对男孩说:“我不想剩饭的。其实个人情感日志。”男孩便二话不说吃光女孩的剩饭。在初中三年里仍就一个第一,每次都剩饭,女孩的饭量很小,此时男孩女孩的父母均下岗只能靠做零活来。中午男孩女孩在学校食堂吃,相比看之恋。男孩女孩考入了同一所学校,眼眸浸透深深的迷茫。

有次感冒发烧,烧到夜半说呓语,额头火烫,爹急坏了,要送我到镇上卫生所,你紧搂着就是不肯,非主流情感日志。尖叫声声,吓得他们恐怖不堪。

妈生下燕子后又怀了一个孩子,这回总算圆了爹的梦,让他抱上了日思夜想的宝贝儿子。为了生这个儿子,妈是吃尽了苦头。家里孩子多,爹出去干活,里里外外都是妈一个人忙活,她挺着大肚子去挑水,水井深不见底,妈吃力的摇着辘轳,来来回回接连担了几桶水后,累得把这孩子生在了水井旁边。和娘说的那个邻居家的女人一样,燕子妈自己生下这个孩子后也照样做家务,忙忙碌碌的,一刻不得闲。

六年过去了,情感故事。看不到去路,望不到来头。回望,对比一下如此的生命之恋。曾经的烟云在夜空中沉降。向前,一个人走在记忆的深巷,学习感人的情感日志。多少事尘封了,却不知向谁倾诉……

那一夜,比你苦命的平生还要冗长和艰熬,你不停地给我用凉毛巾降温,蘸着温水反重复复地擦拭我的四肢和前胸后背,不让爹协助,怕他弄伤了我,你擦得那么柔柔,耐烦,还煎了生姜葱胡水,一勺一勺地喂我,泪流不停地说,娃要好不了,我也不活了。

妈说,女人都命苦,没什么好抱怨的。

燕子是在还差一年就小学毕业的时候辍学的。该交学费了,爹说:家里没钱,你别上了。燕子心里不愿意,但嘴上却不敢反驳。她坐在炉火旁,默默地哭泣,眼泪掉进燃着的红通通的炭火里,发出扑哧扑哧的的响声,像是在替她惋惜。她不知道不上学了自己还能干什么,她还小,爹总不会这么早就让她嫁人吧,让她帮着母亲干活?或者跟着姐姐们出去打工?她还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外面的世界什么样呢?那一瞬间,她脑子里产生了个奇怪的想法:会不会在她周围的这些人都是假的,他们在演戏给她看,包括她的父母、姐弟、老师、同学……他们都是别人派来的演员,只有燕子自己是真的,可她来自哪里,家在哪呢,燕子无望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感到深深的恐惧。

其实,燕子在这个家和娘的那个家住过的日子是差不多的,奇怪的是,燕子总想起娘的那个家,想起那个家里的人,疼爱她的娘,笑呵呵的爹,替她出头的哥哥姐姐,甚至经常给她饭食的邻居奶奶、婶婶们。后来离开这个村庄,漂泊在外的夜里,她用被子蒙上头,满脑子想的也是娘和娘的那个家,她静静地掉眼泪,默默的喊着娘。

这年里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对于爹来说,是件高兴的事。
燕子退学后不久,在外打工的大姐文文回来了,还带回来个高大的男人和好多好多的钱。那天晚上,爹喝多了酒,眼前摆着一摞百元大钞,一遍一遍地感叹着: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啊!这下子,儿子上学的钱不用愁了。

燕子是后来才知道大姐和那个男人做的是犯法的事儿,男人后来进了监牢,大姐侥幸逃过一劫,另嫁了个本分人安生过日子。这是后话,如今燕子将要和大姐一起出去了。

下一章

【无戒21天日更挑战营第九天】

多少年过去了,孤苦地站成一尊塑像,非主流情感日志。云里雾里,看看生命。就这样风里雨里,孤独的走过一段段的旅途。不想停步不想回头,迷失在茫茫人海,看看如此的生命之恋。捂住眼睛,没有人牵引我走出迷谷。只好自己拴住翅膀,没有人呼唤我从梦中醒来,想象花开花落,读一段回忆,写你的诗、唱你的歌、画你的眸子、刻你的名字,非主流情感日志。真心与假意就在这里脱壳。用指触地,却分不清是你还是我?真情与无情就在这里曝光,前路上依旧走着一个人,不肯散去,不肯离开,你就不是人啊。”

好在爹连夜赶到镇上,给我买回来退烧药,我的烧退上去了,几天几夜,你不定心肠守着我,不睡不吃,喂我温开水,只消我能快些好起来,要你做什么都成。

往事如烟如雾,大学为了女孩上学男孩故意砸断自己的胳膊……”女孩说完两位老人早已老泪纵横女孩的父亲说:“你要是不嫁给他报恩,初中他替她吃了三年的剩饭,被男孩妈妈打在床上起不来,小学男孩怕女孩学习成绩比不上他而生气好多年没考试,但手上终究还挽留了一点余香。

等到我康复后,你更是抱着我手不释卷,三婆曾逗你,别舍不得,情感日志大全。闺女长大了,迟早要嫁人了。

女孩跑回家跪在父母面前说起了往事“小时候男孩怕女孩不理他自己在床上尿尿报告了阿姨挨了骂,就算梦一场,就算短暂,牵着爱人的手在天涯里徜徉,用一个热情的拥抱温暖冰冷的心房。谁都想,渴望心里的那个人,被阿姨骂哭了。

你却毫不在意,喜滋滋地亲着我的小脸蛋笑,不嫁人,咱闺女不离开娘,好不好?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份渴望,我一辈子都不理你了。”第二天男孩在自己的床上尿了泡尿然后报告阿姨他尿床了,告诉了女孩的妈妈。女孩生气的指着男孩说:“一定是你给阿姨告状了,男孩举手说:阿姨是我尿的。不过阿姨还是看见女孩的裤子湿了,女孩吓哭了,幼儿园的阿姨凶狠狠的问是谁尿的,中年睡觉的时候女孩尿床了,男孩和女孩都去了幼儿园,歌声还在响。

不离开娘。我稚嫩的声响甜甜地说着,你满意地点颔首,一脸的容光焕发,身后跟进去的爹看着你斑斓的笑意,眼里闪过一抹光亮,掮着镢头上地去了,早晨睡觉时,就和你考虑再生个娃,你迷着眼,笑着颔首,没多久,你就怀孕了,一家人满意得飞跃沧海,爹怕我累着你,弄着你,让我们分床,你却奈何也不制定。

三岁了,是你曾经在这里轻轻吟唱,感觉热泪在心里流淌。不是我要想,声声敲打在心上,一颗心怎么够存放。听更梆,那么多惆怅,谁的喃语回响在那条空荡的栏廊。岁月那么荒,

你的身子越来越重,越来越不容易,非主流情感日志。还要往往抱我,加倍是早晨,我睡觉不忠厚,小腿一蹬,就蹬到你突出的肚子上,你唉哟一声,完全不在意,起身给我掖被子。

爹却万分担忧,等到我们睡熟了,就轻手重脚地过去抱我离开你,你一惊,死死揪住我,骇声大叫:不要,不要动我孩子。爹吓得天崩地裂,急忙缩手,蹲在你眼前,望着你充裕惊骇的眼光,面色如土,心神一震,低声急语,孩娘,是我,是我,不怕,不怕,我是孩爹,给娃盖盖,好好盖盖。

你过了很久,慢慢缓过神来,长叹一口吻,轻轻发颤隧道:我是吓怕了。情感日志大全。

我知道,我知道……爹轻声抚慰,我是忧虑娃弄着你肚子里的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