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  有些情侣说他们是从来不吵架的。这不是太令人难以置信吗?世上竟然会有不吵架的情侣?也许,他们不把互不瞅睬或一个发脾气一个不说话也算作吵架吧。

告别的方式
假若你暗恋一个男人很久很久了,他是知道的,但他没有爱上你。你再也受不住这种苦楚,你要离开了。那麽,我教你一个分别的方式。
你对他说:「我可不可抱你一会儿?」
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拒绝女人这样一个感性的要求。我只是想抱你一下。
当他脸上流露惊讶和感动的神情,你就立刻用力的扑在他怀里,紧紧地搂住他。
天长地久,你盼望的不就是这一刻吗?
你可以哭,可以笑,可以沉默,可以回忆那段暗恋他的苦日子。然後,你告诉他,你很久没有被人抱过了,你已经差点儿忘记了拥抱的滋味。说完了这一句,你可以再拥抱他多一会。
时候到了,就要潇洒地放手,让他的体温逐渐在你怀里消失。
曾经有一刻,那个人送我上车,告别的时候,我很想说:「我可不可以抱你一下?」我终究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车子缓缓的离开,他在车外,挥手向我道别。是他暗恋我,我很想还他一个拥抱。然而,羞於启齿的,为甚麽会是我?那一幕,却悠长地留在我的回忆里。
最好的日子
记得曾经有一位前辈跟我提起另一个人,他说:「他就是不懂在最好的时候引退。」
过了最好的时候,就不容易引退了吧?
若不是过了最好的时候,我们又怎知道最好的时候已经出现过了?既然那个时候没有引退,这一刻,要退也是难的。於是,我们惟有告诉自己,也许还有另一个高峰的。当那个高峰再来,我们立刻引退。
可是,等了又等,第二个更好的时候,始终没有出现。我们无奈地看着自己一天比一天失色。
对自己好,便要狠心。
当你意识到这是最好的时候了,那就不要留恋;一旦留恋,便会失去时机。狠心一点,在最美好的时候割断感情,看来好像非常狠心,其实是对自己的仁慈。
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引退的智慧和勇气,但是,引退并不代表放弃,也许只是换一个新的目标和新的梦想。
人最软弱的地方,是舍不得。舍不得一段不再精采的感情,舍不得一份虚荣,舍不得掌声。我们永远以为最好的日子是会很长很长的,不必那麽快离开。就在我们心软和缺乏勇气的时候,最好的日子毫不留情地逝去了。
性的吸引力
我们常常会说,这个女人有性的吸引力,那个女人就没有了。说一个女人有性的吸引力,是一种称赞。男人看到她,都想跟她亲近。然而,说一个女人没有性的吸引力,却往往有其他原因。
女人说另一个女人没有性吸引力,也许是这个女人太漂亮了。她漂亮得让人妒忌,唯一的缺点,是身材不够玲珑浮凸。那麽,这就是她致命的弱点了。
男人说一个女人没有性吸引力,也许是那个女人不把他放在眼内。他对她色迷迷,很想亲近她;可是,她对他冷若冰霜。他深心不忿,就说:
「我才不会喜欢她呢!她一点性的吸引力也没有!她可能是冷感的。」
这样的评价,完全为他自己挽回了面子。 然而,这不过是小男人的自欺欺人。
一个女人的性吸引力,才不会在一个她不看在眼里的男人面前流露,那就好比一个正派的男人不会在一个他不爱的女人面前露出咸湿的模样。
这麽私密的一面,为甚麽要让他看到呢?他还不配。下一次,当有人在背後说你没有性吸引力时,不用生气,是那些人没资格看到你感性的性感罢了。
一种陌生的声音
在上海待了几天,这里的人都爱说上海话,除了「侬」字之外,我一个字也听不懂。人家说得眉飞色舞的时候,我只好在旁边发呆。别人的乡下话,永远是一种陌生的声音,假如自己最亲密的人也是发出这种声音,那是很难受的。
Q是香港出生的广东人,几年前,她交了一个香港出生,祖籍上海的男朋友,年轻的广东人,许多都不会说乡下话了,但年轻一辈的上海人,好像都会说上海话。那时候,她跟男朋友住在一起。他平日跟她说广东话,然而,每次当他跟他妈妈通电话或者跟他妈妈一起吃饭,他们两母子便不停的说上海话。Q坐在旁边,一句也听不懂。
她觉得他妈妈并不喜欢她。假如她喜欢儿子的女朋友,她大概会愿意在她面前说几句广东话吧?这是一种礼貌,她又不是不会说广东话。
每一次,当他在电话里跟他妈妈用上海话说话,她总是觉得有一种被隔绝的孤独感。起初的时候,她还会问他:「你刚才说的上海话,在广东话是甚麽意思?」後来,她甚至懒得去问。感情最浓烈的日子,她恨自己是广东人,她为甚麽不是上海人呢?感情转淡的时候,她愈来愈不能忍受那种她听不懂的声音。她发誓以後也不会爱上说上海话的上海男人。
女主角的流行病
从上海回来,翻看过去一个星期的报纸,其中一段新闻,是一位患上红斑狼疮症的二十岁女文员跳楼自杀,救不回了。在上海的时候,我刚刚看完了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那是一个网络爱情小说,女主角也是一个患了红斑狼疮症的少女,最後难逃一死。
在电影和小说里,病痛是凄美的。从前的女主角通常都是患上血癌或骨癌,这两种癌症比子宫癌或大肠癌要感人一些。近年最流行的女主角病,是红斑狼疮。病发的时候,病人脸上会有蝴蝶状的红斑。听到蝴蝶,我们便以为这个病会荡气回肠。
现实生活里,没有一种病痛是美丽的。
朋友C五年前患了癌症,当时做了手术,事隔五年,复发的可能性也大大减低了。几天前,我打电话给他,怎知他正在医院里,原来他的肺部出了一点问题,医生暂时不能确定那是肺炎还是肺癌。他已经吃过那麽多的苦头了,为甚麽还要吃苦?他却说:
「这一次即使是癌细胞,也有机会博一铺,因为位置生得很好。」
接着,他又乐观地说: 「有些人就是这样,每种癌症都试一下。」
笑的是他,流泪的却是我。离开了银幕和纸张,疾病只是凄而不美。
曾经渴望的四只眼睛
小时候,很渴望自己能够变成近视眼。有了近视,便可以去配一副漂亮的眼镜,不用再羡慕戴眼镜的同学了。戴眼镜的同学让人羡慕,因为除了书包和水壶之外,他们的鼻梁上还比其他人多了一副眼镜,看上去很有优越感。
为了使自己变成近视眼,我天天都蹲在家里那台电视机前面,鼻子几乎贴着电视屏幕。其他同学都因此有了近视,我却仍然没有。
上了中学,爱上打球,近视眼的同学偶然会连眼镜也给人打碎。游泳的时候,他们看得不太清楚。赛跑的时候,眼前的一切也是蒙蒙胧胧的。那个时候,我很庆幸自己没有近视。曾经渴望自己变成近视眼,是孩提时多麽天真的想法?
可是,这个时候,我又发觉戴眼镜的人看起来比较有书卷味。於是,我又想戴眼镜了。曾经配过好几副平光的眼镜,玩了一阵子便没有再玩。我的脸太小,戴眼镜不好看。
那天跟蔡澜吃饭,他说:「你没有近视,将来会有老花呢!」然後,他拿出一副老花眼镜来玩。
那些日子离我还很远呢!嘿嘿!
近视是一种负担,激光矫视的费用,听说每只眼睛就要一万多元呢!忽然想起,没有近视的我,曾经爱过的男人都是四眼的。
爱的周期性
有些情侣说他们是从来不吵架的。这不是太令人难以置信吗?世上竟然会有不吵架的情侣?也许,他们不把互不瞅睬或一个发脾气一个不说话也算作吵架吧。
不吵架,我怎会知道原来你紧张我?
不吵架,我又怎会知道你在我心里有多麽的重要?
两个人之间,是不可能不吵架的,除非,我们已经无话可说。
爱是有周期性的。有一阵子,我很爱你。有一阵子,我讨厌你。到底哪一种感觉才是对的呢?讨厌你的时候,我便会跟你吵架。然後,我发觉,我还是喜欢你的。
爱的周期,到底有没有一个定律呢?它不是女人的生理周期,我们从不知道它甚麽时候来,甚麽时候走。低潮的日子,我们都在彷徨地等待。他爱我吗?他不爱我?暗无天日,完全失去了自信心。不如就这样算了,反正我也可以没有他。
忽然有一天,低潮骤然过去了,旭日初升。我觉得他是爱我的,他不会从我生命中消失,我不能没有他。我们欢天喜地的相拥,我们舍不得跟对方吵架。
我们度过了多少爱的周期,而身伴依然是那个人?然後我们知道,没有一段爱是不曾在心里动荡的。
不聊天也可以
收到水瓶鲸鱼从台湾快递来给我的《失恋杂志》,那是她编的一本季刊书。书里收集了网友写的故事。水瓶鲸鱼在篇首说了一个关於她朋友的故事。这个她形容为容貌才情都出色的女人告诉她,她谈恋爱了。她说:「让我感动的是,上完床之後,他说:「我们来聊聊天吧。」那时候我差一点哭了出来,居然,居然有男人不是一看到我就扑上来,事後就翻身睡去,他居然说要跟我聊天……」
女人认为,在事後还肯跟她聊天的男人才是爱她的。
也许,最让女人伤心的,不是上完床之後翻身睡去,也不是聊了几句便打呼噜的男人。最令她难受的,是事後穿上裤子回家的男人。
她可以找很多理由替他解释,譬如说:他明天要早起、他今天晚上还有工作要做、他在这里睡不惯……然而,她心里知道,他是要回去别的女人身边。他永远不可能在这里过夜。有时候,明知道不可能,她还是会问:
「今天晚上可不可以不走?」
当他起来穿裤子,她哭着骂他:「你把我当成甚麽人?你做完了就走!」
原来,他上完床之後疲倦地睡到天亮,或者快乐地打着呼噜,已经是多麽的幸福。聊不聊天,已经不是最重要的。
把有限变成无限
很喜欢「香港宽频」的广告。乔宏、李小龙、戴安娜王妃、德兰修女、黄家驹……不在人世的人,忽然重活了。然後带出主题:生有限,活无限。
即使你不相信前世和来生,也不相信轮回再世;死去的人,仍然能够以另一种形式活着,他们活在别人的回忆里。
人是不会死的。生命有限,感情却是无限的。我们不是正在读着前人所写的书,唱着前人所作的曲,也看着前人所画的画吗?
惟有相信世上有无限的可能,活在当下,才有了更深的意义。早阵子,我在这里翻绎了一首诗,是一位读者抄来安慰我的。文章刊登之後,收到许多电邮,都想要这首诗。这首诗所说的,也是生有限,而活无限。当你亲爱的人离开了,惟愿你能放开怀抱。回忆和想念,可以使有限变成无限。
I-mNotHere Don-tstandbygraveandweep, ForI-mnothere,Idonotsleep.
Iamathousandwindsthatblow; Iamthediamond-sglintonthesnow;
Iamsunlightonripenedgrain; Iamthegentleautumn-srain,
Iamthestarsthatshineatnight. Donotstandatmygraveandcry.
Iamnotthere,Ididnotdie. 一刻的漂亮
那天下午,拿了一个行李箱去修理,结果却带了两个行李箱回家,一个新的,一个旧的。旧的一个,是三年前去台湾时买的。那次准备去买很多很多书回来,所以买了这个深蓝色的、硬壳的旅行箱。带去的时候,簇新漂亮,回来的时候,那个硬壳全是刮花的痕迹。
多麽漂亮的行李箱,只要去一次旅行,便会给扔得残残旧旧。从此以後,只舍得买几百元的、布做的旅行箱。可是,用了一段日子,忽然又想换一个好一点的。今年出门的次数会比往年多很多;在旅途上太辛苦了,我想对自己好一点。
一直想买一个比这个硬壳旅行箱大一点的箱子,可以让我多带几件衣服出门,这天看到两个新款的旅行箱,是我喜欢的卡其色。用防水布做的箱子,大的那个是横放的;小一点的那个是直立的,拖行的时候很潇洒,而且上面还可以挂一个手提箱。横的那个实用,直的那个漂亮。出门,到底要实用还是要漂亮?结果,我要了直立的那个。
这个和我的硬壳旅行箱一样大,下星期出门,那件厚重的大衣,要用手拿着上机。卡其色很漂亮;但是,用过一次之後,它会给搬运行李的工作人员扔得残残旧旧。然而,我还是选择了由它陪我游走天涯。至少,在这一刻,它是漂亮的。

不漂亮的土壤
假如崔琦在培正中学毕业之後继续留在香港,他也许不可能成为摘取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香港的土壤,是绝对不可能培育出一位优秀的科学家、文学家、哲学家或历史学家的。
追求学问,除了本身的聪明才智和努力之外,也还需要适当的土壤,不是法国香槟区的土壤,又怎麽可能培养出真正的香槟?
今年十月中旬的时候,我在伦敦的大英博物馆流连了大半天。给我最深印象的,不是一件又一件稀世奇珍,而是一群又一群由老师领来博物馆叁观的小孩子。他们的年龄介乎八岁到十一岁。这些穿校服的小学生,每个人都拿一本素描簿,听完老师讲解之後,便各自蹲在自己喜欢的那件珍宝前面,把那东西画下来。
大英博物馆里面许多古物,以及他们的历史,我们在中一那年的西洋史课上才第一次接触。我们看的只是图画,没机会看到实物。我讨厌背书,但是为了考试,我是硬生生的把课本背熟。为了应酬那位变态的历史老师和无数的测验,我尝尽了挫败。在伦敦念书的小孩子,在八、九岁的时候,已经可以亲眼看到我们只能在书本上读到的东西。这样读书才有价值,也才有乐趣可言。看到那群幸福的小孩子,我才知道自己曾经失去些甚麽。
迟暮 最可怕的事,是迟暮。美人迟暮,英雄迟暮。
你当年颠倒众生又如何?当你年老,只能用化妆品和回忆来掩盖岁月的痕迹。你穿得多麽性感,都不可能再引起任何人的遐想,人家只会取笑你不肯认老。当年追求你的男人,还会对你忠心耿耿吗?他们都已经是人家的爷爷了。你斗不过任何一个青春少艾。是的,当你像她那个年纪,你比她漂亮许多。可惜,你现在不是她那个年纪。
迟暮的英雄也和迟暮的美人一样,都只能活在回忆之中。你当年多麽威风又怎样?年轻的小夥子现在称呼你做阿叔或阿伯。从前,数不尽的女人向你投怀送抱,美若天仙的不知凡几。今天,一个中庸之姿的女人也可以不把你放在眼里。她说不爱你就不爱你。你以为你还是三十年前那个叱风云的人吗?
迟暮是多麽悲哀的事?
每个人都会年华老去。年老的时候,最好有点钱吧!那麽,起码还能买到一点爱和逢迎。
如果没有钱,那麽,最好放得开。
放得开了,才不会怀缅过去。年老也有年老的风光。
那个时候,你会知道,当你拥有愈多的智慧,你便失去愈多的青春。很公平的。
不爱就是不爱 当一个人不再爱你,就是不再爱你了。 十八年的感情又怎样?
你买了一所华丽的房子等她回来看星星,也是白等的。
你曾经为她下厨,亲自喂她吃东西,哀求她留下,也感动不了她。
你不肯签离婚书,她也是不会回头的。
你把奸夫抓出来正法,她只会恨你。你这个人真的是不会改的了,她更知道自己不能再回去你身边。
当一个人不爱你,你的确没有甚麽可以做。你只能够接受这个现实。你也只能优雅地下台。分手的时候,仪态比甚麽都重要。
没有爱情的时候,你还有两样东西可以选择: 钱或尊严。
失恋的时候还有钱,那的确是比没有爱又没有钱好得多的。
尊严就是要检讨自己的死相。她赐你死罪,但你要坚持不能死得太难看。你起码也要好像吴宇森英雄片鶪那些男主角那样;中枪的时候,依然嘴角含笑,慢动作倒下。
不要企图侮辱她的尊严。她是你爱过的人,她的尊严也就是你的尊严。她没有尊严,你也没有。
一个你很爱很爱的人 年少时候,我们是不肯随便爱上一个人的。
当一个男孩子爱上了我,而我也觉得他不错。那并不代表我会选择他。是的,他和我很谈得来,我们相处融洽,他迁就我、疼我,他的条件很好。然而,我要找一个我很爱很爱他的人,我才会谈恋爱。
当那个被拒绝的男孩可怜兮兮的问我:
「你要找一个很爱很爱的人?怎样才算是很爱很爱?」
我没法回答他,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怎会知道呢?那个人还没有出现。我相信,我早晚会遇上他的。所以,在遇上他之前,我不会随便爱上别人。我要守候他来临。
那个时候,我们总是以为,我们会找到一个自己很爱很爱的人。後来,当我们猛然回首,我们才会明白自己曾经多麽的天真。假如从来没有开始,你怎知道自己很爱很爱那个人?
原来,很爱很爱的感觉,是要在一起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後才会发现的。
又或者,你一辈子也找不到一个你很爱很爱他的人。你只能找到你很爱或你爱的人。他还没到达让你很爱很爱的地步。
年少的时候,我们期待的那份很爱很爱的深情,也不过是在情窦初开时,无知的执着和幻想。
一个默许的吻
一个二十多岁,从没谈过恋爱的女孩子说,她很喜欢公司里的一位男同事。他们天南地北无所不谈。她想约他吃晚饭,然後主动吻他。她问我好不好。
果然是一位很前进的女孩子。
恋爱是没有所谓主动或被动的。大家都有意思,每人行一步,那才谈得成恋爱。接吻,却有主动和被动的分别。接吻很视乎当时的环境、气氛和心情。在他吻你之前,其实你已经有心理准备。女人的眼神和说话,在在都是暗示。然後,我们期待对方的第一个吻。谈得多麽投契,约会过许多次,已经拖过手了,也还是不足够的,只有去到交换唾液的时刻,我们才是真正的开始。
默许比主动要浪漫许多。你只需要默许一个男人吻你,你用不主动。默许的过程,不是几秒钟,也许是几天、几个月,甚至是一段漫长的日子。有了期待,那个湿润的吻才会难以忘怀。
吻是男人对女人的赞咏。他整个人被我吸引着,冒着被我拒绝的难堪,吻在我的唇上。那是多麽美丽的事?所以,我会让他来做主动。我顶多只会在心里焦急地问:「这个傻瓜!为甚麽还不吻我呢?」但我不会首先捧着他的脸吻他。
不要高估自己的魅力
有些人往往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他如此高估自己的魅力,自然会有人来骗他。
别人只要称赞一下他,他便信以为真。对方说,已经崇拜他很久了,他听到便立刻眉飞色舞。他完全不会怀疑别人的动机,因为他真心相信自己是很有吸引力的。
当他去和别人谈生意,他也总以为谈得成的关键是他的魅力。那个人是看中了他开出的条件,当然,那个人会恭维地说:
「我就是喜欢和你合作,别人的条件更好,也打动不了我。」
他听到这番说话,已经飘飘然,却不知道自己是个傻瓜。除了他之外,才不会有人开出这麽好的条件。
他总是以为只要他出马,便无往而不利。一旦失败了,他会十分沮丧。他会对着镜子问自己:
「难道我这阵子的魅力减弱了?我老了?」
但是,请放心。他很快便可以再爬起来。他会说服自己,那个人拒绝他,是那个人没智慧、没眼光罢了。
上帝很公平,你太高估自己,便有人会利用你这个弱点来欺骗你。高估自己的人是快乐的,他自我满足,不假外求。那麽,当然也要付出代价。
在星期天解决的感情
工作忙得喘不过气来,脑筋也不清不醒的时候,我常常渴望星期天快点来临。星期天是我的安息日。有一个星期天,我们可以想通许多问题,做许多重要的决定。
星期天是那麽的珍贵,我宁愿把工作在周末做好,或者延到星期一早上。星期天是用来思考的。身体安息,脑子活动。
街上的人太多了,我不外出。我去做运动、吃午饭,然後睡午觉。所有重要的事情,都留待晚上去处理。
从星期一到周末,许多事情都在拖延,包括感情。
星期三吵架了,星期五还没时间去和好,周末也没有兴致见面。那麽,不如在星期天好好的冷静一下。原来,你有许多优点,而我也不是那麽好。我怎麽舍得你呢?星期一的早上,当我再次听到你的声音,这个星期才真的充满了朝气。
我们星期一说好了分手。从星期二到周末,我都不曾动摇。星期天,当我终於可以静下来,我想起了你,想起了从前那些日子,那些远远一去不可回的日子。原来,只要有你便有回忆。你是没法代替的。我忽然想念你,我们还是不要分开吧。你呢?经过了一个星期天,你会不会对我死心?但愿你没有。
我们有甚麽可以计划呢
一向很佩服那些做事按部就班,计划周详的人,我压根儿就不是这种人。
他们谈情说爱时也是有计划的。大家说好了甚麽时候买房子、甚麽时候结婚、甚麽时候生孩子、甚麽时候换一所大一点的房子。他们甚至已经计划了一年去多少次旅行,每年可以买多少心头好,甚麽时候退休。然後,人生便按计划进行。
能够平平稳稳的过完一生,那当然是幸福的。 为甚麽我从来没有这种想法?
工作可以计划,然而,感情却往往在计划之外。
除了工作之外,我总是觉得一切都很短暂。爱情、友情,看似长久,有时候,却只是刹那光景。
在工作上,你能够有许多目标和理想。在情人身上,你能够有甚麽目标呢?今天爱得难舍难离,他恨不得穿过你的身体,你恨不得把他吞进肚子里。然而,到了明天,你和他也许还会爱上别的人。再见时,猛然回首,过去的感情,即使有五年或十年那麽长,也暂短如朝露。
但凡会失去的,便不能说是日久天长。
我们有甚麽可以计划呢?所有的计划,不过是与人生无常角力。胜负得失,不在於你的计划有多完美。
朋友之间的承诺
朋友之间的承诺,也可以是很美丽的。收到一位男孩子的三页传真。他说,他和一个好朋友曾经互相许诺,如果有甚麽冲突的话,无论如何,都会留给对方一个说话的馀地。他们不是情侣,她是他的知己。因为大家都有一段伤心往事,所以,这麽多年来,两个人能够互相安慰和鼓励。
许下那个诺言的时候,他对大家的友谊充满信心。然而,他们後来却因为一些事情而疏远。他想解释,她却不愿再听。他很在乎这段感情,她不再在乎。
他们不是曾经许下诺言的吗?她已经忘记了。
我也曾经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互相许诺,无论发生甚麽事,我们都要对对方坦白。愿意坦白,才不会有误解,也不会有任何人可以离间我们。我很幸运,到今天为止,我们还能遵守自己的承诺。
我也有迷惘的时候,我也有不想坦白的时候;然而,当我记起那个承诺,我会愿意坦白。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遵守我的承诺。
有一天,如果我办不到,我会很难过。朋友之间,本来不应该有任何的承诺。可是,世上总有一个人,你害怕失去他,他也害怕失去你这个朋友。那麽,在我们没有任何误会之前,我们先来许诺,不要让任何误会使我们变成陌路人。
他们的努力 有些人的确很努力。但他们努力的方法和我们不同。
他不是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他是努力逢迎上司。当大家埋头苦干的时候,他却忙於揣摩上司的心意。我们通宵达旦工作的时候,他们忙着陪上司喝酒。到了最後,这种人或许会比我们得到更多。
有些人不是努力争取表现,而是努力争取别人的表现。他们很有办法掠夺别人的功劳。你做不出的事,他会毫不脸红的做出来。出错的时候,他又会很聪明的把责任推在别人身上。
至於另外一些人,他们也很努力。他们不是努力去突破自己或努力做到最好,而是努力去讨好那些可以帮助他们成功的人。他花了大部分时间和心思去收买人心。他是跳舞的,他不努力去钻研舞艺,却去巴结那些有利用价值的人,让那些人帮他争取演出机会、捧他。为了讨好那些人,他要非常努力。他也许要每天陪着那些人到处去,每天要打电话跟他们谈心,三天两头要送上一些礼物。他每天忙到午夜两点钟才可以上着睡觉。
无可否认,他是非常的努力。但他努力的东西错了。 你欣赏这种努力吗?我不。
惟有自己来
你有没有遇过这种人?即使是初相识,他也会毫不脸红的不断称赞自己。
这种堪称为「自信会永远名誉会长」的人,我遇过三个。三个都是男人。
第一位先生,不断在我面前口沫横飞的自我称赞。他自认为才高八斗,无人能及。我们用了三小时开会,其中的两小时四十五分钟,他都在自我赞许。馀下的十五分钟,有人打电话找他,他忙着在电话里向对方称赞自己,我们得以乘机走开。
另一位先生,年纪比较大,个人历史也比较长,因此,他要用更多时间称赞自己。他的口头禅是:「我也很佩服我自己……」,然後,大家被迫听他想当年。想完当年了,他接着便称赞自己很追得上时代。
第三位先生,脸皮最厚。这个世界上,许多东西都是由他来定义。譬如,他认为自己代表智慧、代表英俊、代表受欢迎、代表成功、代表光彩。他的人生,就是活在这种自以为是的日子当中。
这三位「自信会永远名誉会长」从不自吹自擂。他们真心相信自己卓尔不凡,不用谦虚。为甚麽这样疯狂地爱上自己的,往往都是男人?也许,男人没有自信便活不下去。蠃不到别人的掌声时,他们惟有自己来。

  不吵架,我怎会知道原来你紧张我?

  不吵架,我又怎会知道你在我心里有多麽的重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