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王小波之后,可以看到无数作家的骨子里或者是影子里,都住着一个王小波,写小说的,路内、韩寒、冯唐,写杂文的,李承鹏、李海鹏等等,从他们的文字里,偶尔可以跳跃性的读出王小波的味道,然而作家一部分是因时代而生的,后之来者,大概没有人能写出王小波一样的黄金时代,一部分原因,或许可以归因于王小波所处的那个时代,蒙昧,混沌,也因此现实生活成了作家最好的素材和灵感来源,这也就是后来的作家,模仿王小波,但似乎总是缺少了那么一点味道。

而这一切,都是李银河努力的结果。她一边不遗余力地整理其遗稿,一边努力地宣传、推广其作品。王小波能在去世后轰动文坛,成为“中国的卡夫卡”,她的付出可谓功不可没。

当代着名学者、作家。代表作品有《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我的精神家园》《沉默的大多数》《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等,被誉为中国的乔伊斯兼卡夫卡。他的唯一一部电影剧本《东宫西宫》在阿根廷国际电影节中获奖,并且入围1997年的戛纳国际电影节。

      
小波过世之后,我有一天翻检旧物,忽然翻出一个本子,上面是小波给我写的未发出的信,是对我担心他心有旁骛的回应:“……至于你呢,你给我一种最好的感觉,仿佛是对我的山呼海啸的响应,还有一股让人喜欢的傻气……你放心,我和世界上所有的人全搞不到一块,尤其是爱了你以后,对世界上一切女人都没什么好感觉。”

现在,由于信息的轰炸,我们每时每刻都在纪念或缅怀某一个人,前不久是海子,现在是王小波,过段时间又是陈忠实逝世一周年。其实,此时我们可能安静下来,读读他们的作品,或许会比更多的评论和缅怀真实、有用,我们怀念他们,不正是因为他们的文字曾经打动过我们吗?

“要无忧无虑地去抒情,去歌舞狂欢,去向世界发出我们的声音,我一个人是不敢的,我怕人家说我疯。有了你我就敢。只要有你一个,就不孤独!我的勇气和你的勇气加起来,对付这个世界足够了吧!”

人物评价

      
在《王小波到底有多么伟大》文章的最后,冯唐说王小波的出现是个奇迹,他的作品在文学史上是有一定地位的,但是还谈不上伟大(摘自:羊城晚报)。

到后来,我开始读他的杂文,他说,写杂文,仅仅是表达自己的看法,重申常识,也正是时代常识的缺失,让他那些幽默、风趣、极富反讽意味的杂文得到口口相传,《一只特立独行的猪》、《沉默的大多数》、《思维的乐趣》等等名篇,被后来的人无数次的引用,被奉为写杂文的圭臬,他们都称自己为“王小波门下走狗”。起初,我爱上他的杂文,因为他的智慧,虽然是重申常识,然而,如果能让常识写得那样有味道,余韵悠长,我想王小波之后,无人能及。身受西方文学浸染的王小波,他的常识里是普世价值观最好的注脚。他常常引用罗素的话说。“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

王小波投稿的小说叫《绿毛水怪》,读得编辑泪眼婆娑。李银河被他的才华所吸引,芳心初动。便以请教学术为由,去找了王小波。一见,就把她吓了一跳:“长得太丑了。”

——高晓松

      
他是个不老实的边缘人,总是对主流怀有戒心,不时旁敲侧击,甚至像个天真烂漫口无遮拦的孩子指出看似西装革履道貌岸然的人其实可能什么也没穿。众所周知,王小波最讨厌假正经、伪善和“精神复制品”,最不甘心俯首帖耳做“沉默的大多数”。他认为,对知识分子来说,知识并不神圣,重要的是讲真话。实际上他的杂文也通篇是真话,不说废话,更不说假话。毋庸讳言,在中国有时候讲真话是多么艰难,而讲假话是多么容易。在这种情况下,讲真话就变得尤其重要。也正是讲真话这点,最终使得王小波以非主流的边缘人身份,超越了边缘和主流,从而引起了无数读者的灵魂震颤和情感共鸣,为沉默的大多数的平庸生活提供了一缕温暖的光照和一丝会心的微笑。他之所以被人提起和怀念,这点肯定是个主要原因(摘自:广州日报)。

王小波死后,读王小波的人越来越多,评论王小波的人也越来越多。我读过最好的王小波的评论应该是李静,他写《捕风记》、《必须冒犯观众》,可以读出她深厚的文学理论底蕴,最难得的是她曾经和王小波有过约稿等近距离的接触和了解,她写出来的王小波饱含深情,似乎在替王小波写下那段不为人知的小史,李静的评论文辞优美,感情充沛,读她评论下的王小波的文字,自然立体、饱满。

喜欢和不喜欢完全是个人的事 不必强求 就像王二说的 世界上有我们 也有他们
有自己的我们就好了

意大利独立纪录片制作人安德烈是唯一为王小波拍摄过纪录片的人。那时,王小波从人民大学辞职,《黄金时代》刚刚获得《联合文学》小说大奖。

       在我眼中,其实王小波的魅力并非是他的黑色幽默,而是他笔中所反射出的科学。他讲理性、话语中语重心长,读他的作品,就告诉你什么是白天,什么是黑夜,苦口婆心地跟你讲道理。他的文学既没有政治功能,也没有商业目的,甚至没有一般的娱乐功能,是纯到不能再纯的纯文学(来源:金陵晚报)。

不过有一点,后来的写作者,大概需要感谢王小波,那就是那种受到西方文学影响的“私人化”写作,写作开始转向自身,王小波受西方文学影响深远,从他杂文里随处可见的罗素、萧伯纳、君特格拉斯等等名字,我们都可以窥得一二。后来很多人,开始渐渐把写作转向更加私人化的写作。

5:王小波的作品我全都拜读了,都挺喜欢。如果必须得有个喜好排行版,我最喜欢他的前五部作品依次为:《沉默的大多数》、《黄金时代》、《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红拂夜奔》、《青铜时代》

1952年5月13日,王小波出生于北京。他先后当过知青、民办教师、工人。1978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1980年王小波与李银河结婚,同年发表处女作《地久天长》。1984年赴美匹兹堡大学东亚研究中心求学,2年后获得硕士学位。在美留学期间,游历了美国各地,并利用1986年暑假游历了西欧诸国。1988年回国,先后在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任教。1992年9月辞去教职,做自由撰稿人。他的唯一一部电影剧本《东宫西宫》获阿根廷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奖,并且入围1997年戛纳国际电影节。

 
    
忆起我们横穿美国的旅行;忆起我们共同游历欧洲,饱览人文风光;忆起我们回国后共同游览过的雁荡山、泰山、北戴河,还有我们常常去散步作倾心之谈的颐和园、玲珑园、紫竹院、玉渊潭……樱花盛开的时节,花丛中有我们相依相恋的身影;秋叶飘零的时节,林间小道上有我们随意徜徉的脚步。我们的生活平静而充实,共处二十年,竟从未有过沉闷厌倦的感觉。平常懒得做饭时,就去下小饭馆;到了节假日,同亲朋好友欢聚畅谈,其乐也融融。生活是多么美好,活着是多么好啊。而小波竟然能够忍心离去,实在令人痛惜。我想,唯一可以告慰他的是,我们曾经拥有过这一切。

一九九七年四月十一日,王小波因心脏病突发,在北京病逝。而今天是他二十周年纪念日,公众号、朋友圈都在开始纪念王小波,确实,现在的时代,一个作家如果会让人记住或是记起,一个是他死的时候,一个是他逝世时的日期。

 

图片 2

**冯唐:王小波到底有多么伟大**

王小波死后,开始慢慢大热,尤其是经过李银河的推崇。以至于,现在的文艺青年,谁要是不认识王小波,又或者没有读过《黄金时代》,都会被嗤之以鼻,因为,在我们的印象里,作为一个文艺青年,尤其是自认为摆脱了吟风弄月、饱经沧桑的文学青年,都应该奉王小波为师承,对于国内作家群中,他大概会是除鲁迅之外,文学青年最津津乐道的作家。

那么,这样美的灵魂,是怎样炼出来的呢?

该纪录片于1996年10月制作,素材大部分流失,只留下专访。以下视频为现存对话片段。

图片 3

图片 4

小波的父亲脾气暴躁,不让家里的孩子学文科,因为在那个年代,学文科的下场都不怎么样,家里的孩子都学了理科,只有王小波的哥哥学了哲学。10岁的时候,在哥哥的怂恿下,小波撬开了父亲锁着的书柜,在那个书柜里小波读到了奥维德的《变形计》、莎翁戏剧还有《十日谈》等。

1997年4月11日病逝于北京,年仅45岁。

      
现如今,很多人都把王小波杂文中的一些段落当做自己人生的座右铭或是警示语,但对于现在的阅读者来说,王小波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希望你能从下面七个人对王小波的评价中,继续寻找自己的答案。

初读王小波,是惊艳,也是惊讶,惊艳的是原来有这么黑色幽默,又流畅好看的小说。惊讶的是原来小说可以像他那样写,写得还那么有趣。确实,王小波的写作即使不算特立独行,大概也是独树一帜,当时,流行的说法是,王小波是在校园里先火起来的,一部分原因便是,王小波当时的小说,虽然惊艳,然而基本上都难逃被枪毙的命运,赤裸裸的性描写、赤裸裸的讽刺、象征和黑色幽默,当时,杂志、出版社都不敢刊登他的作品,于是,他著名的《白银时代》,倒颇有些影射自己的味道。

王小波的父亲,脾气暴躁,家里的孩子学什么全他说了算。因此王小波虽然喜欢文科,却最终学了理科。在10岁那年,他撬开了父亲锁着的书柜,读了奥维德的《变形计》、莎翁戏剧还有《十日谈》等。

想起王小波是很难受的一件事情。王小波生前写了那么多文字,苦口婆心讲道理说常识。后来他死了,人们才假装发现了他作品的价值,觉得他写得不错,是个优秀的作家。如果王小波没有死,到今天的话,他在人们口中应该算是那种一天到晚炒作的人吧。炒作和冒着一定的风险发表观点是有很大区别的,也是非常好分辨的。只可惜,大家似乎都分辨不了。

图片 5

其实,我是在大学的时候,才读王小波。那应该是大二的一个夜晚,在文学社认识的一个朋友,特意打电话过来,我站在宿舍的阳台上,听他说了一个晚上的王小波,他的激动、兴奋、难以掩饰的崇拜,我在电话里都可以清晰听得出来。经他这么推荐,后来我买了一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王小波全集》,开始慢慢看他的小说、杂文,读《黄金时代》、《沉默的大多数》、《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王小波是我非常热爱的作家,在描述王小波的所有话语中,有句这么说道:

以我有限的阅读量,王小波在我读过的白话文作家中绝对排第一,并且甩开第二名非常远,他在我心里是神一样的存在。我个人热爱写作,热爱做音乐,也热爱拍电影。每当看到伟大的作品,我经常扪心自问自己能不能做到那样。大部分音乐如果努力,我是能做到的;有些电影我做不到,但我能感觉到差距有多大;唯独读王小波的时候,我完全没办法拿自己去做比较。很多人说他是中国的卡夫卡,我看不懂卡夫卡原版,但从翻译作品中还是能感觉到卡夫卡头脑中具有很多突破性的臆想。王小波是可以和卡夫卡媲美的。

      
我个人热爱写作,热爱做音乐,也热爱拍电影。每当看到伟大的作品,我经常扪心自问自己能不能做到那样。大部分音乐如果努力,我是能做到的。有些电影我做不到,但我能感觉到差距有多大,就是我可能做到一部分,但是不可能拍出一部那么完整的好电影。但读王小波的时候,我完全没办法拿自己去做衡量和比较。很多人说他是中国的卡夫卡。我看不懂卡夫卡原版,但从翻译作品中还是能感觉到卡夫卡头脑中具有很多突破性的臆想。王小波是可以和卡夫卡媲美的。

王小波和李银河

愿我们都能记住这样一个独特的作家。

——作家韩寒

图片 6

后来,我毕业、漂泊,但身边都会带一两本王小波的书,尤其是《黄金时代》、《沉默的大都数》。那时,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一套新版王小波全集,我也顺便又重新收集了一套,确实,读他的小说、杂文,你能在字里行间感受到阅读的快感,那个王二仿佛就是自己,他的文字流畅自然,他的行文兼具幽默和思辨性,容易让人沉浸其中。而他的杂文,虽然常常隐喻一般的讲故事,然后,在重申常识。但读完后,你会被他的的智慧,被他文字表达,彻底击倒。

可惜没有如果。

       冯唐认为,王小波作品的好处,首先是有趣味。“小波的文字,仿佛钻石着光,春花带露,灿烂无比,蛊惑人心。”其次是说真话,因为他觉得“这一点非常基本的做人作文要求,长久以来对于我们是一种奢侈。”最后是小波的文字有一种纯粹个人主义的边缘态度。

就像,我们每个人都会记得他在《黄金时代》里的那段话:“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你好哇,李银河

王小波着实不怎么不好看,这是周所周知的事情,且有照片为证。

《爱你就像爱生命》是在很久之后读到的,是王小波写给银河姑娘的书信。书信内容我都忘得差不多了,那几句有名的也被传到烂了。

王小波的情书一点都不煽情,但是却处处透着真诚和喜爱,字里行间中,我们都能感觉得出,当王小波拿起笔,写下“你好哇,李银河”这几个字时的那种喜悦和幸福。这就是爱情吧,真没想到,王小波这样的俗人,爱情也这样俗,俗到可爱,真诚。

印象里,王小波一点都不夸赞李银河,甚至直言说“你也不怎么好看”,我想真的没有追求女孩子还能这样坦诚不公的,看到我想笑,又觉得难得可贵。

被王小波喜欢一定很幸福,羡慕李银河。

所以王小波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在我这个路人粉的眼里,他是个真正的闷骚的、坦诚的、独立的、有思想的、懂生活的俗人。

王小波的作品具有理性的思考,有罗素的风格。但骨子里其实是一个浪漫主义的骑士。自他去世后,他的持续热度除了来自于他的文学作品外,还来自于他的夫人李银河。

要评论王小波,就得先介绍李银河。

李银河是中国社科院的研究员,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研究同性恋并在人代会提案同性婚姻法,主张实行卖淫非罪化,建议取消《刑法》中的聚众淫乱罪,多次提出“正视婚姻模式多样化”。

由于研究的方向和这些提议,使得社会各界把李银河推上热议。1997年,王小波因心脏病去世,李银河发表《浪漫骑士.行吟诗人.自由思想者—-悼小波》。多次介绍她45岁就去世的丈夫王小波。

因为李银河的回忆思念,王小波与李银河的书信集《爱你就像爱生命》热极一时。并且,小说《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使得》《黑帖时代》,剧本《东宫西宫》等也随之引起更大的社会关注反响。

王小波的作品中,爱情和性爱紧密相连,集中体现性爱和权力的关系。在特定的社会环境里,爱情革命=性爱革命。

这些作品,思维探索得很深刻。对性爱的社会属性用文学的形式表达出来,文采斐然。

王小波的作品里对文革时期的反思,对传统文化弊病的指出,皆源于逻辑和美学的思考。读他的作品,无论小说还是杂文,均觉其人才华横溢。

而这些理论和探索,和王小波的夫人李银河研究方向一致。所以,王小波和李银河是夫妻连理同唱,王小波更有才气,李银河更有名气。

以上为拙见,欢迎在评论区提出不同见解,谢谢!

有趣的灵魂万年不遇。

王小波是个诙谐的人,一个个子高高的喜欢写书的丑人。

每读一本王小波的小说,都有种酣畅淋漓的过完此生的意思。没有矫揉造作,也不会压抑难受,就简简单单的把每个故事告诉你,如师如友。

这么多年,如王小波一样的作者,万中无一。

当时的安德烈没有想到王小波可以成名,他的读者很少,他的书无法进入主流市场,只能在书摊上流转。

编者按:曾几何时,全中国的大学里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男不可不读王小波,女不可不读周国平。”王小波生前两获联合报中篇小说大奖,在海外华人文学界获得普遍称誉。但当其期望进入内地文坛体制时,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冷遇,甚至出版作品都很困难。而1997年王小波遽然逝世,成为了王小波现象的开端。“王小波热”成为了一件争议巨大的课题,然后这也让更多人认识了王小波。

“我呀,坚信每一个人看到的世界都不该是眼前的世界。眼前的世界无非是些吃喝拉撒睡,难道这就够了吗?还有,我看见有人在制造一些污辱人们智慧的粗糙的东西就愤怒,看见人们在鼓吹动物性的狂欢就要发狂。

图片 7

       1997年04月11日,45岁的王小波英年早逝,给中国文坛一个颇为强烈的震动。震动不在于一个作家在默默中突然死去,而在于一个这样的作家,中国文坛居然长时期漠视了他的存在。王小波的亡故与海子有异曲同工之处,海子死前在诗坛也默默无闻,死后声名大振;海子的死引发了对诗人精神信念之类的价值论和知识分子立场的讨论,这是90年代初诗歌界必要的话语表达。王小波生前作为一个自由写作者,与文坛保持着距离,文学圈知道他的人寥寥可数。王小波的死,引起了关于中国体制外写作方式的关注,其内里则是表达了对中国文学体制化的不满。但这样的关注也只是一时的情绪,并未形成长期有效的反思和检讨。

《绿毛水怪》读出了编辑的眼泪,李银河读了那篇小说,当时她就感觉到她和这个作者之间肯定会发生点什么。后来李银河以请教学术为由去王小波家里,这一去,可把她吓了一跳,“长得太丑了。”

王小波:

       1996年10月,我到英国剑桥大学做访问学者,原定时间是一年,可是在做了半年之后,忽一日接到好友林春电话,说小波出事了。虽然当时没有人告诉我出的什么事,只是说病了,但我有了很不好的预感。从接电话开始,一直到登机回国,我的心跳一直很快,心里发虚,全身像要虚脱一样。在从机场回家的路上,沈原说了一句话:“小波是个诗人,走得也像诗人。”我就一下全明白了。我现在不愿回想,那些日子我是怎样熬过来的。

可是,谁叫王小波这么有才呢?情书又写得那么好,那些情书全被收进《爱你就像爱生命》里。那些文字,就像一篇篇优美的乐章,一点点流进了李银河心里。

      
现在有人自称“五百年来白话文第一人”,但跟王小波一比简直是相差得太远了。王小波营造的是一个世界,你明明知道这个世界并不存在,但是你又并没有把它当成寓言或者童话去看待。每次读王小波都觉得心在飘浮。读《万寿寺》,每次都像一个信佛的人在读佛经、一个基督徒在读《圣经》一样,发自内心地充满喜悦:白话文原来可以营造出这样的世界、这样的氛围,还有这样的节奏感。节奏感其实是可以学习的,但是王小波营造出的氛围是极为精彩而非人化的,就像神一样。我读许多人的文字的时候,一边看一边揪心:怎么突然就绷不住了,怎么突然落地上了,怎么突然又控制不住飞到天上去了?但是王小波的作品始终让人特别放心。他一定能保持在离地不高不低的地方,既不接地气,不会成为现实主义,但是也不至于神经兮兮,他始终保持着漂亮的速度和轨迹(摘自:高晓松《鱼羊野史·第2卷》)。

你最喜欢王小波哪个作品?欢迎在下方留言讨论。

      
王小波去世后名满天下,追随者甚众,甚至有追随者以“王小波门下走狗”自诩,足见王小波如何深得人心。但“深得”也只是一部分青年亚文化群体,并未真正对中国的体制化写作构成批判。无论如何,海子成为一个诗歌时期的象征,王小波也成为一种写作的象征——那就是一种远离中心的写作,一种“民间的”或“边缘的”写作。尽管说“自由的写作”这种说法在中国显得过于浪漫,但王小波标示了一种对“写作自由”不懈的确认(选自:陈晓明《消极自由的退路:性、区隔与荒——王小波的<我的阴阳两界>分析》)。

2.王小波有趣灵魂的生成。

      
我现在想,我的小波他也许在海里,也许在天上,无论在哪里,我知道他是幸福的。他一生虽然短暂,也不乏艰辛,但他的生命是美好的,他经历了爱情、创作、亲密无间和不计利益得失的夫妻关系,他死后人们终于发现、承认、赞美和惊叹他的天才。我对他的感情是无价的,他对我的感情也是无价的,世上没有任何尺度可以衡量我们的情感(选自:《人间采蜜记:李银河自传》)。

王小波在北大做讲师,不写论文,不评职称,工作之外,只是埋头写自己的小说,他其实是个理科天才,”在电脑都没普及的年代,他是国内最早一批资深程序员。当时的汉字输入法有缺陷,他就自己写了套,打汉字速度快到堪比英文盲打。“中关村请他去做技术员,他拒绝,他有自己的文学梦,只愿意生活,愿意爱,愿意写小说。

**朱大可:王小波毕生在向自由致敬**

可看完他的的履历,你应该会有不一样的认识。插队下乡虽然平常,当民办老师也算情理之中,但本科就读人大,硕士是在美国念的,后来又先后在北大和人大任教,这些绝对要凭实力说话。他的“特立独行”大概在后期更甚,40岁辞职成为自由撰稿人,此后“自在写作”成了常态,直至去世。

      
在肯定好处的同时,冯唐还谈到了王小波的三点不足。第一,文字寒碜,“我们伟大的汉语完全可以更质感,更丰腴,更灵动。”第二,结构臃肿。冯唐认为即使是王小波最好的小说《黄金时代》,结构也是异常臃肿的。第三,流于趣味,“除了趣味,小波没剩太多。除了《黄金时代》和《绿毛水怪》偶尔真情流露,没有见到大师应有的悲天悯人。”

作为一名男性读者,每每读到“你好哇,李银河”这个开头,心里都会感觉到一丝丝温暖,仿佛一缕阳光照进心里。我想如今的李银河再次读那些信件时,或许会泪如雨下吧!因为就是这个她最初看来“相貌丑陋”的男人把他一生的爱都给了她。

       在王小波的那里,自由是一种坚固的信念,缠绕于身体的每个部位,最终在头颅的灵魂深处,形成无法摧毁的封印。人们已经发现,这自由的封印,张贴在小波的所有作品之中。顺便说一下,本文的完整标题应该是:他毕生在以“贱爱”向自由致敬。在那个额头上贴满“贱”字的年代,作家笔下的人物,试图在黑暗寻求性爱和思想的尊严和自由,进而捍卫这种自由,让身体和灵魂都获得解放。

王小波是现代学者,作家,他的代表作品有《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黑铁时代》等。

**李银河:小波是诗人,走得也像诗人**

我总以为,有过雨果的博爱,萧伯纳的智慧,罗曼罗兰又把什么是美说得那么清楚,人无论如何也不该再是愚昧的了。肉麻的东西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被赞美了。人们没有一点深沉的智慧无论如何也不成了。

**陈晓明:对“写作自由”不懈的确认**

他的小说,写出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态度,写出一种当下的真实,也不管别人如何评价,他只是写自己的。他比很多人活的大胆,活得坦诚。

图片 8

当时还在国外的李银河,听到这个消息时,顿时五雷轰顶。李银河怎么也想不到,那个说要陪她一辈子的男人就这样迅疾地走了。她不能接受,身后的爱人已经不在了。

      
说起王小波,我有千言万语,但是真到了要讲他的时候,又不知从何说起。以我有限的阅读量,王小波在我读过的白话文作家中绝对排第一,并且甩开第二名非常远,他在我心里是神一样的存在。

1968年,王小波16岁,响应国家号召,他去了离家千里的云南插队,在云南插队的那段时光,成了后来《黄金时代》的素材来源。整部小说在讨论文化革命背景下的性爱是怎样的,小波在后来的访谈视频中曾说到过这一点。

林少华:讲真话的王小波

当我经历诸多人生,再看王小波,我看到他对自由的珍惜、对禁锢的反叛、对磨难的坦然、对人性的呵护、对尊严的捍卫、对世界的温柔。

图片 9

问:王小波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图片 10

当王小波与李银河确定了恋爱关系,去见岳母时,岳母却悄悄对自己女儿说:“小波太丑了,拿不出手的。”两人差点因此分手。长的丑,差点就失去了爱情。

图片 11

图片 12

**叶兆言:读他的作品,就告诉你什么是白天,什么是黑夜**

在《一只特立独行的猪》里,他描写了一只猪,它没被阉割,没被囚禁,,它逃出猪圈,长出獠牙,在原野上欢快地奔跑。如王小波所说,“我对自己的要求很低: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愿,我的一生就算成功。

**高晓松:神一样的王小波**

读完后,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去推崇王小波。他的文风,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来看,都是是大胆的,积极的,超越时代的。

也是因为王小波吧,不再提笔写东西,因为不想再污染我们的语言了,一些做文字工作的人,对自己的语言实在是太随意了,shame
on
them。他的《我的师承》,谈文字的好与不好,谈自己的路数,他推崇米兰昆德拉、卡尔维诺,前者也是我大爱的作家。但是没有这些,我们依然可以读王小波:在这个动荡的世界上我们如何去爱、如何自处,权力、人性、理性、自由、死亡如此等等。

他坦率而赤诚,痴情也深情。不好看,但是很有趣。

2:王小波正式成为自由撰稿人的时间只有5年,所以他写作的时间相对于很多作家不算长,虽然作品不算高产,但作品质量高,引起的反响还有讨论在其去世之后达到了巅峰,全国文学界掀起了“王小波热”,这也是对其作品的极度肯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