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预知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有伤害的力气,不如一起努力。

“不管翻土或打洞,天生爱动到处钻,松松土来施点肥,人人称我为地龙。”这是一个猜谜谜面,谜底就是蚯蚓。打开时光的大门,思维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向童年时候。那时候,我对许许多多事情有兴趣。家里养白鸭,母亲见我们整天在玩游戏,玩得忘乎所以,玩得非常投入,就乐呵呵地要我们兄妹去挖”地龙”–蚯蚓喂鸭子。她说蚯蚓有营养,鸭子非常喜欢吃,吃后易长大。

     
 有人说第一份工作是初恋,那我跟初恋的一周年已悄悄过去。感觉有点像大一升大二,从师妹突然变成师姐了。从一个离不开鼠标的人变成一个可以刷快捷键的人,从只会excel加减乘除的人到一个习惯性arial9号字、vlookup、sum
if的人,从以前楼下只有外卖小哥等我到现在楼下只有司机等我,从坐飞机出差会兴奋到厌烦,从喜欢在外面吃吃喝喝到给自己做顿饭吃都觉得超级幸福。还有就是一开始对叫dear的外企传统感到肉麻,后来知道这相当于淘宝上喊别人亲一样,所以习惯了。

小时候,我有一个伙玩伴叫肥胖。

  1、世界很危险,要保护好自己

当鸭子柔软的黄毛还未褪去,一只只鸭子晃着身子走路,伸缩着灵活的头时,母亲要我带上大妹,去松软湿润的地方挖蚯蚓。她告诉我们垃圾堆里或土垄里蚯蚓较多。我与大妹,一个扛着锄头,一个提着小桶和拿着筷子,先在较近的垃圾堆里挖蚯蚓。那种锄头有两只瘦长的、尖尖的和较锋利的两只脚。我们管它叫”锄子”.它由于占地面积小,较不会砸断蚯蚓,便于挖蚯蚓。小桶可盛放较多的蚯蚓,筷子用来夹蚯蚓。全副武装后,我们就开始挖蚯蚓的活儿。

     
很多人问我其实这一年来感受是如何,大概大家毕业后这一年也一样各种感想交杂,开心的事总会有,不开心的事也少不免。压力会有,加班会有,委屈会有,好吃好喝的时候也会有,hea下hea下的时候同样有(就像现在)。


  2005年,我刚毕业。在陌生的城市街头,我啃着煎饼,看一条狗和一只鸭子。卖煎饼的阿姨说,鸭子3岁了,狗1岁半。那条狗是那只鸭子看大的,它们形影不离十分亲密。

我学着大人的架势,双脚一前一后站稳。由于力量不足,双手握住离柄头较近的地方,然后举起高高的锄子落下,锄子就砸向土壤,会没入泥土一截,双手向上一托。一块土伴着许多的土粒,翻倒在身子的前方。

     
作为传说中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流动率高到什么程度,就是公司里面每天都有人辞职,有时不一定只是一个人。个个都会开玩笑,再这样下去我要去递辞职信了,只是听说自称会递信的人总是走得比较晚,真正想递信的人总是静静悄悄的。我们10月入职,1月就听说有人要走了,当时看到她一脸愁容,带她的人也满脸愁容,因为要帮她收拾剩下的残局。艾米姐辞职的时候,满脸春光神采飞扬,那种期待新生活的表情,真的好羡慕。她说,终于不用加班了,终于不用出差了,终于可以有自己固定的座位了,终于有时间可以去认识男人了。

欧阳氏磨刀石 **
2016-7-21 4:56

  天刚刚落过雨,7月的早上,草木清新。有蜗牛趴在绿叶上,有蚯蚓在奋力往湿润的砖缝里钻。我羡慕那狗和鸭子的互相陪伴,蜗牛驮着自己的房产,蚯蚓奋不顾身的牵念。

有时不见蚯蚓的踪迹,叹息随之而来;有时,一只蚯蚓露出身子来,见到了光,便急忙躲进土块里。我快速地用锄子打碎土块,活蹦乱跳的蚯蚓就被大妹手巧地夹进小桶里。我们欣喜里伴着惊讶,兴奋里带着干劲,一下一下地把垃圾堆从脚底翻向前方;有时,一锄子下去,几只蚯蚓露出脸孔,惊慌失措地逃亡。它们常常被眼尖的我三下五除二地寻根究底。蚯蚓无所遁形,被我挖个正着。一只又一只地被夹进小桶里。

       考完CPA回来之后,被拉去做HR
helper主持面试,看着他们紧张的样子,小组讨论里面争先发表自己的想法,唯恐会被面试官忽略掉的时候,我想到了当时的自己,想到了大二时候第一次参加DTT群面,缺乏经验、逻辑思维弱而且英语太差惨遭炮灰。这群孩子们,也正在垂涎着我们在吐槽在不屑的这个职位。我觉得去当一次HR
Helper真的会增加自己的工作热情,特别是当Par和高经跟他们交流时,他们聊起他们对审计的热爱,如果没有热爱,怎么能坚持这么多年。

【可爱-杨丞琳】1967年,我12岁了。因为闹文革,我无学可上,成天待在家里昏耍。这年夏天,街坊邻居们有了一个新去处,那就是到阀门厂那个嘿大的防空洞里去纳凉。说起这个防空洞,原本是阀门厂响应国家号召备战备荒挖出来的,空间很高,无奈洞中的石头很硬,工程进度缓慢。当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阀门厂当时是怎样的状况?连职工的工资都是拖欠起的,因此,这个人防工程被凉到一边去了。这下好了,周围的居民发现这是一个避暑的宝地,从每天下午开始,大家争先恐后跑来这里抢占地盘。凉椅、凉板、凉床统统都搬来,洞子里人声鼎沸,好不热闹。要说,在那个年代,一般家庭都是没有电风扇的。每天晚上之前,人们只能在自己的家门口泼水,一遍又一遍,直到把热气散去为止。其实,过去重庆的夏天并没有现在这么热,为什么?因为我们肚子里的油水少啊,既然体内缺少油脂,又怎么热得起来呢。要说热,是因为大家心里有太多的不满情绪而已。在那个吃细粮搭粗粮的日子里,人们能保证把肚子填饱就不错了。有一天上午,我啃着包谷粑粑到街上去闲逛,看见街上来了几个卖鸭娃的商贩,觉得好奇便过去看热闹。只见几大挑黃茸茸的小鸭子,摆在街沿上,好可爱啊!它们在箩筐里叽叽呱呱的叫个不停,显出它们那种特有的活力。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经打听不贵,才5角钱一只,我毫不犹豫的掏出私房钱买了两对,高高兴兴的把它们抱回了家。谁知,我老汉满脸不高兴,坚决反对我饲养这些小鸭子。老汉一本正经的说,"你看你,每天都在抱怨喝"吹吹"稀饭,你还有心喂鸭子呀?无聊!""我是无聊噻!我一天到晚待在家里,傻呼呼的,又能干啥子嘛?"我生气的顶撞了老汉一句话。老汉被我激怒了,把手一扬,准备打我几下。看到我面不改色,老汉心软了,最后还是同意了我饲养鸭子。不过,他给我定了约法三章:第一,鸭子不能喂在家里;第二,不准动用家里的粮食来喂鸭子。我欣喜若狂,赶紧抢着说到:"第三,鸭子喂大了就杀来吃,是不是?"老汉瞪了我一眼,不再理我,拿出叶子烟叶来裹成了一个烟卷,只管自己"叭、叭叭"的叶子烟。我们当年在石溪路的住房,是那种没有生活配套设施的房子。楼上楼下,五家人共用一间厨房,我们统称它叫淘屋。淘屋里,摆放着五家人的炉灶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为了让小鸭子有一个固定的家,我在自家堆放煤球的地盘上给鸭子们筑了一个窝。就这样,我尝到了饲养小鸭子的乐趣。听说鸭子喜欢吃浮漂,我就到处去打捞浮漂。听说鸭子喜欢吃蚯蚓,我就到处去挖蚯蚓。起初,这些小家伙吃得少,拉得也少。后来,它们的胃口越来越大,一天一个样的飞起在长。在我们住家的对面,是一个废弃了的消防屋,旁边还有一个太平水池。说来也怪,这些情况我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原来自己具备了这么好的先天条件来饲养小鸭子。鸭子小的时候,我要管它们洗澡,我想,等它们以后长大了,让它们去那个水池里洗澡好了。为了饲养好这几只鸭子,让我花了不少心思。直到有一天,我去挖蚯蚓却空手而归,这时我才发现,附近地盘上的蚯蚓几乎被我挖得差不多了,长都长不赢。于是,我开始想办法另寻途径来解决鸭子的食物问题。听人说,鸭子喜欢吃田螺,我就去市场上买了点来试试,先把田螺敲碎了再喂鸭子,果然,这些田螺被它们吃了个精光。一连几天下来,我都去买田螺,包包头的钱一下子没了。看来,还得另想办法。这时,我看到街上一些小崽儿约在一起去打草,听说能挣零花钱。原来他们打的是牛草,大石坝奶牛场专门在收购。这个渠道好,于是我加入了打牛草的队伍,每天把青草割回来晒干,然后存多了再拿去奶牛场卖。反正这是一笔不花本钱的收入,唯一付出的就是自己的劳动。每次卖牛草的钱,我都用在了鸭子们的身上,用于买田螺和浮漂,还买了一些玉米,鸭子们都喜欢吃。在我饲养的四只鸭子中,不晓得是啥原因,有一只莫名其妙的死掉了,剩下的三只,慢慢的长出了羽毛。从那天起,我分别给这三只小鸭取了名字,一只叫"麻花",一只叫"小不点",还有一只叫"肥胖"。鸭子凫水,街上的消防池成了鸭子们最喜欢去玩耍的地方。经常看到,鸭子在里面戏水,然后在水池边,站一排排理羽毛。到了晚上,它们自己晓得回家。又过了一段时间,三副颜色逐渐长大。但是,那只"麻花"因为是公的,不幸成了我老汉的下酒菜。过后不久,"小不点"也因为老长不大的原因,跟"麻花"的命运一样,被我老汉变成了姜爆鸭子。
"肥胖"在连续失去两个伙伴后,它开始学会思考,对我越来越亲近。其实在平时,每当我回家时,"肥胖"都要对我点头哈腰的打招呼,其实我明白,它就是想多活几年。它以"嘎嘎、嘎嘎"的叫声表示它的存在,直到我去抚摸它才住声。它怎么不认得我呢?是我把它一点一点的抚养大。忽然有一天,"肥胖"非要跟着我要上楼,那副样子实在令人好笑。只见它一拐一拐的,竟然成功的拐到了楼上。看到它这么乖,我不忍心让它再住楼下。于是,我在家门外的过道边上用砖头给它搭建了一个新家,从此,它不再孤单了,好像楼上才是它真正的家。邻居们经常笑我,说我好耍!每逢"肥胖"拐一拐的上上下下,邻居们很有礼貌的侧身让它。
"肥胖"也懂事,用它特有的叫声来表示回报。这时候,季婆婆在街上饲养了一个新物种--叫"西鸭"。顾名思义,这不是中国的鸭,据说"西鸭"来自西班牙。它的羽毛花得出奇,但对我来说却觉得难看死了,因为我讨厌它。岂料这家伙会飞,而且飞得很高。"肥胖"作为国鸭岂能让外来者入侵,"肥胖"仗着个子大去欺生,经常和它们打架。谁知"西鸭们"很团结,常常是一条心围攻"肥胖"。"肥胖"最终寡不敌众,终于妥协,太平水池的领域--彼此共享。如此情况被我发现后,我突思妙想,要是"肥胖"能飞起来就太好不过了,比如它和"西鸭"一对一单挑,"肥胖"个头大肯定能赢,然后就飞走,免遭其它西鸭的群起而攻之。人们经常爱说那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对了!叫赶鸭子上架!这分明是在提醒我嘛,凡是鸭子都可以飞的。说干就干,我开始着手训练"肥胖"。先从三米左右的高度练起吧,我试着把"肥胖"抛向空中,看看它的应变能力。没问题的,它的翅膀起了关键作用。既然成功,肯定有奖,于是乎,我又到处去挖蚯蚓,每次都让它吃得伸颈伸颈的,第二天接着再练。终于,"肥胖"越飞越高。有一天,我去渣子堆观景台打望,殊不知,"肥胖"紧跟在我的屁股后面,与我同行。当时,我高兴得不得了,只听说过有溜狗狗的,还没听说过有溜鸭子的。而我,偏偏就遇见了,并且这是我从小亲自养大的"肥胖。"在渣子堆,我想让"肥胖"作第一次试飞,看它到底能飞多远。当我把它抛出去后,"肥胖"很狡猾,它在空中转了一个弯,就飞回来了。我接着让它再飞,仍然如此,令我哭笑不得。好不容易,我把它唤到身边,轻轻搂着它,为它疏理羽毛:"肥胖呀肥胖!你啷个不懂事呢?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你好,你不能辜负我噻?"后来,我想了一招,让街坊小崽儿--黑婆来帮我扔"肥胖"。先由我去河边,在空距直径约30多米的地方等它,然后,我高声呼喊"肥胖"的名字,看它下不下来。结果这招真灵!只见黑婆把"肥胖"扔出来后,这个家伙直奔我飞来,可惜我没接住它,让它整个身子在地上重重的摔了一个跟斗。当时,我心疼得差点眼泪都流出来了。还好,"肥胖"屁事没得。当天回家,我兴奋的把"肥胖"直接抱回了家。第二天接着练,练了多遍都没问题,"肥胖"好像完全领悟了我的意思,真乖!紧接着,我开始实施第二个训练计划。这个计划说难不难,但是要试了才晓得结果。什么计划呢?这个计划便是,在我下河游泳的时候也带上"肥胖"。起先,我站在水里叫它,它根本就不理我,站在岸边任意理自己的羽毛。我生气的把它扔进水里,它很快就游了回来。再试一遍,还是这样。干脆!我强行的把"肥胖"带着一起游一游,看看它的反映如何?结果在意料之中,它跟随着我一起游啊游的,最后游回到岸上。从此,每当我下水游泳的时候,它总是游在我的身后,寸步不离,好通人性的精灵!要是在今天,它还活着该有多好,我肯定要带它周游世界去参加表演比赛,说不定还赚钱。呵呵!
这时的"肥胖"已经不再肥胖,因为它打开了那双隐形的翅膀,经过我对它的强度训练,它有了健美的身材,我做到了让它既能飞、能游、还能让它跟着我一起上街。"肥胖"在我眼里,成了名符其实的海陆空全能三栖冠军。街上的一些小崽儿,对我充満了羡慕的目光。在长江边上,"肥胖"渡过了它一周岁的生日。一年来,它陪伴我渡过了300多天的美好时光,成了我儿时最好的伙伴。在"肥胖"一生中,给了我喜欢它的很多理由,也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它的眼睛会说话,高兴的时候,它会陪我一起玩,一起疯。令我欣慰的是,自从它学会了生蛋,一直不停的为我们家生了好多的蛋。每当我吃这些蛋的时候,我会有一种幸福感,我们全家人都喜欢它。想当初,它们差点被我老汉扔了,现在想想,可能是缘分,命中注定我和它会有一段感情而成为伙伴。同样如此,"肥胖"也愈加喜欢我、依赖我,只要我去摸它,它会紧紧地靠着我,用它的脖子不停的来擦我的手,以示友好。天有不测风云,两年后的一场禽流感,无情夺走了"肥胖"年轻宝贵的生命。连续几天,我总觉得它还在,并没有离开这个世界,它那嘎嘎嘎的叫声,好像还在我耳边响起。但是我知道,这只是自己的一个幻觉,因为我的"肥胖"它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记得那天傍晚,我在晚霞的映衬下,去河边挖了一个深坑,依依不舍的把"肥胖"埋葬。恍惚中,我看见它的灵魂飞去了天堂……

  而我,除了矫情的诗和远方,一无所有。

小桶里的蚯蚓胡乱四窜,有时竟想逃出生天,爬到桶沿,准备溜之大吉。眼疾手快的大妹用筷子把它们拨回小桶。大妹对我放出声,说:”想逃走,没门!”我见到大妹认真投入的纯真样子,不自禁赞道:”妹子,你真行!”

     
 说累我绝对没有资格,因为这一年来我没有加班通宵过。身边小伙伴总会说在什么项目能学到什么东西,我会羡慕,但也知道,有得必有失,想学更多东西,就要花费更多可以拿去玩、拿去休闲、拿去交际、拿去锻炼的时间,我还是宁愿hea一点过得舒服一点。

  那一年,我认识了马修,瘦、高、鸡血、胆大包天。我在一家小公司上班,老板很年轻,喜欢隔三差五地带大家去k歌。大包房里,有人跳舞,有人喝酒,有人唱歌,有人勾搭。我坐了一会儿,决定先离开。马修带了一群人进来。我不认识他,他和所有人打招呼,看见我时,笑问:“你就是bonnie?”

附近的地方挖了个遍,便到较远处去挖。有时到树底下,只是偶尔挖几只蚯蚓。我们失望得很,无精打采,精神萎靡,甚至学大人的样子,破口笑骂几句。我们像打了败仗的士兵,垂头丧气,士气大落,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

     
 在最忙最累的时候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在7、8月的时候,其他事务所开始放假让大家回家看CPA的时候,我们一点风声都没有,反而是项目仍然不断地来。当时我有点绝望,也是第一次产生辞职的想法。跟我妈说了让她打个预防针,谁知道她真的开始去帮我想去哪里找工作或者读个研再去找工作的方案。然后我开始不舍了,心想着要是我今年CPA一门都不过的话再考虑吧。当然后来公司开始放人了,我也有了一个半月的假期来准备考试。其实公司也算仁至义尽了,毕竟它是盈利机构,不是慈善机构,不会花钱养着你,你既然把四大当成跳槽的跳板,你也不要责怪它把你当成超时的工作机器。

  那一年我所在的公司,所有人都只喊英文名。

有时,我们到老屋后的土沟里去挖,一锄子竟然能挖出几只,委实出乎我们的意料。我见到丰富的收获,兴高采烈,一锄比一锄用力。只是,我们难免会伤到蚯蚓。蚯蚓无可奈何,伤筋动骨,甚至支离破碎,残肢解体,还在最后的挣扎,令人实在不忍心。凄凉的蚯蚓忍受着剧痛,被我们夹到小桶里。一只又一只累积起来,数量不少。这振作了我们的精神,我宛如神助,气力非凡,得意中如沐春风,凉爽迎面吹来。灿烂的笑容挂在脸上;舒心的体验在心底荡漾。

     
 这一年来,也有很多师弟师妹甚至同龄人来找过我问四大求职的东西,也有问过我里面真实的生活。毕业一年也看到周围的同学的状态,我觉得我不是最惨的,还是那句话,有得必有失。The
more you want, the more you will
sacrifice。去找到你的平衡点,不要贪心。有时我也会迷茫,中学的时候就想着努力学习考个好大学,大学时候做社团做班干参加比赛期末泡馆就想着努力找个好工作,现在工作了就想着认真干活认真考试以后好跳槽,然后跳槽了呢?想赚更多的钱?赚了钱之后?好像是一个死循环。

  我点点头:“你认识我?”

我们望着一小堆交杂在一起的蚯蚓,兄妹两人不由相视而笑。我扛着锄子,大妹提着放胜利果实和筷子的小桶,一起沿着熟悉的小路而走。我们放松心情,哼着小曲,神采奕奕地走到家里。

     
 一年前的我,因为没有什么太大的期望,所以现在的我也不怎么失望,在这里付出与回报还是比较能成正比的。在此列出个人认为的四大优缺点:

  “现在不是认识了吗?”他笑得带点自得。

母亲见我们收获甚丰,把我们夸得飘飘然,如上云端,舒服又惬意。瞧,母亲的笑容。听,母亲的鼓励。我们感受了母亲的甜意。我们一家人都在笑意中。此时此刻,眉开眼笑慰藉了我们幸苦的劳动。我们的一点儿的艰辛变得荡然无存。额头上的汗珠被柔软的面巾擦去。一股幸福感洋溢在脸上。

       
 优点:良好的培训机制(绝对能训练到你的会计知识和英语能力),快速的成长渠道(每年小黑会后大部分人可以升职,工资提升大概20%),和谐无心机的同事关系(跟同学一样),有竞争力的工资(当然扣掉你的房租还有吃饭的钱、社保之后就…),很缺人所以需求很大求职难度较小(相对来说),接触到的行业很多可以拓展视野,假期很多(圣诞假、10天年假、OT假、考试假、10天病假)。

  我还一个微笑,没再回复。他要走了我的号码,说再联系。

只是,挖蚯蚓也挖出了事。记得那次,我在挖蚯蚓,大妹像以前那样站在我的身边,随时准备夹蚯蚓。我把锄子向下落,翻土。两只蚯蚓一半的身子露出来,我忙用锄子砸落,想击碎泥土。大妹却忙着去夹蚯蚓。锄子就恰巧地落在大妹的头上。幸好我人小,力气也小,一个黄豆大小的伤口,像一个微小的太阳,圆圆的,红红的,鲜血溢满伤口,但是没有流向发际。那两只蚯蚓瞬间跑得无影无踪。在慌慌张张中,我告诉大妹别告诉母亲。年龄更小的大妹落了几滴眼泪,恰似温驯的羔羊,点头答应不告诉母亲。

       
缺点:高强度加班(其实看运气),出差多(这个缺点见仁见智,对于单身狗来说没压力),来自上级和客户的压力(周围小伙伴失眠的很多),CPA考试(这个对于应试能力差的人来说是个坎),无任何福利(外企特点,中秋无月饼,端午没粽子,新年红包也只有100大洋),交际圈窄(导致单身狗至今仍未有男人,公司里面也是一堆双职工因为认识不到其他行业的人),身体开始亚健康(眼球充血、肩周炎、腰椎间盘突出、月经不调、胃炎、长痘什么鬼的,别笑好吗,大部分奥迪特真的会出现这些问题的,所以一有时间就需要锻炼),生活开始变得无趣(说的就是我,以往周六日我总想溜出去吃吃喝喝,现在要不就在加班,要不就想窝在家。思维方式也是奥迪特的思维,经理之前问你们这一年来发生过什么除工作外的有趣事情吗,我一件都想不到。我觉得我的生活都被工作淹没了)

  一周后,老板喊我去办公室:“马修有没有联系你?”

那天晚上,母亲在蚊帐里打蚊子。蜡烛照到大妹的头上,发现有血。母亲忙说:”叶,你头上有血,是蚊子咬的,我用纸把你的血擦掉。”大妹不敢回答。母亲拿着蜡烛靠头近一点,就发现了那个小伤口。它不是蚊子咬的。我早就心虚,担心害怕。幸好得知经历后,母亲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就埋怨了一些时候,恨恨地骂了几句。我终于没有吃到”竹笋炒肉丝”.但是,在内心,我觉得对不起可爱又漂亮的大妹。

       
要是你能克服它的缺点,这其实是一份很好的工作。也有不少人来问我想跳槽去哪里,我真的想不到,可能是我没花心思去了解过,也可能是我现在还找不到比它更好的地方。这里也像是一座学校,有一天我也会毕业走出象牙塔,然后高歌一曲“再见,我的初恋,跟你一起也不枉”。

  “谁是马修?”我已经忘了。“他现在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上次跟你要号码,我以为他要挖你跳槽。”“没有。”我摆摆手说,“您放心。”

通常,挖到蚯蚓后,我们两人一起提着小桶,手牵手,心连心,来到鸭棚前。我故意先放一只夹了些时候的蚯蚓,引起鸭群们的注意,然后放进鸭棚里。鸭子们争先恐后地追逐着,生怕吃不到蚯蚓。我把小桶放在左边,鸭子们立刻冲向左边;我把小桶移到右边,鸭子们马上移到右边。我像一个指挥军队的将领,威风凛凛,气质非凡。在与鸭子游戏里,我们开口而笑。

  出了办公室,我觉得不可思议。我工作还不到一年,怎么会有人挖我跳槽。

一只又一只蚯蚓在鸭子们的抢夺中,激烈的战斗里,被它们狼吞虎咽地吃进肚子里。鸭子们见到蚯蚓,仿佛贪财的人见到金子,贪婪之极。那种得到才甘心的样子满足了我的童真,增加了我的童趣。挖蚯蚓的乐趣从中体现得尽心尽意,真是酣畅淋漓……

  在下班的路上,我去了超市。电视机里正在播放台湾被台风“凤凰”袭击的消息。我呆呆地看了一会儿,不知道什么时候,马修出现在我的旁边。

挖蚯蚓,童年趣事,虽说有烦恼,但是,更多的是岁月万里长里的一小段高兴的路程,插进人生之路的一段经历,成为美丽的、亲切的和充实的过程。挖蚯蚓,挖出了几分亲情,几分畅快,也挖出了收获,收获了劳动果实,收获了欢颜笑语……

相关文章